《法哲学原理》书评

《法哲学原理》(Grundlinien Der Philosophie Des Rechts)是德国著名的唯心主义哲学家、德国唯心主义法学的主要代表乔治·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尔(Georg Wilhelm Friedr

06-19
首页 > 名作佳文 > 正文

名作佳文

《乌克兰危机警示录》后记

1072 2016/5/28

《乌克兰危机警示录》
后  记
况腊生
 
2014年初,乌克兰的枪声响起不久,我就深深被吸引住了,很好奇这场战争的真实面目,于是发了几篇小文章。后来,这些篇文章恰巧被同事顾吉环和李明两位同志看见,他们就积极鼓励我能否将其写成一本书,于是我开始了写这本书的历程。由于非科班出身,又对战争知之甚少,其中种种艰辛无法用寸管形容,幸得这两位同事不断的鼓励与指点,从题目斟定、大纲修改、内容点评、图书出版等等方面,都不厌其烦、悉心教导,让我受益匪浅,这是我今天能完成此书的重要因素,也让我充分体会到这两位同事费心费力提携后辈的人格魅力。还忘不了在写得最艰难的时候,我博士时的导师马小红教授鼓励我定要一鼓作气,切不可泄气的话语,在此感谢马小红教授与国家法官学院王立教授的点评。还要特别感谢中国国家安全论坛的彭光谦副秘书长、总装备部科技委石世印顾问和福建省军区熊安东司令员分别为本书作序和评论,感谢三位将军给予我的无私鼓励和指导。尤其要感谢正直善良的程漱玉大姐,感谢她的无私、真诚的帮助和鼓励。成书之际,我当铭记他们的鼓励与教导,以鞭策自己前行。
本书付梓之时,感谢国防工业出版社为本书出版所做的种种努力,感谢许西安总编、欧阳黎明副社长、张新娟主任和王鑫编辑,感谢我的师弟、在中国银行总行工作的邓陆阳,如果没有你们的支持和“督促”,本书也许永远停留在当初的设想中。同时,还要感谢长期以来关心支持我的各级领导和同事。
此书得以顺利完成,尤其要感谢我的父母、我的爱人廖红艳女士、我的儿子况子浔和况子阳,让我在没有多少家庭后顾之忧的情况下全心写书,尤记俩小子晚上睡觉前经常要凑到电脑旁看我工作,与他们的嬉戏也大大缓解我写书之余的劳顿。没有你们的关爱,我是无法顺利完成此书。
一年多来,书虽成,乌克兰那里的枪声依旧。我总在想,战争离我们很远吗?近代一百多年来,就是新中国成立后,国家、民族和百姓才彻底摆脱了被战争蹂躏的命运。但世界并不太平,战争并不是我们能敬而远之的,但我们的战争基本都是外部强加。在信息时代的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战争,尤其是大国间的战争与博弈,其内容、基本形式和影响如何?乌克兰危机给了我们很好的答案,当然由于作者水平能力之有限,故本书难免存在种种谬误和不足,希望大家赐教。
今天的中国,在急速和平崛起的道路上前行,我们比任何人都急切的不希望战争,但天未必遂人愿,列强不希望中国任何形式的崛起,我们面临以美国为首西方势力的战略围堵与军事挑衅将愈加激烈。善良的中国人在和平崛起的同时,必须要做好战争准备,要坚信长缨在手,才能缚住苍龙。
掩卷长思,幼居长江之南岸,累世躬耕于原野。看河广波涛急,淘尽世间英雄事。闻两岸稻花香,听千古风流人物,遂许三千越甲可吞吴。十载寒窗书生梦,而立之年赴戎机。执教国防科技大,潜心教书育学子。后虽迁北京,然不减书生意气:生性愚钝,不善周旋。为人耿直,尤厌摧眉。虽不能妙笔生花,但却知铁肩道义。五年饮冰,难凉热血。狂歌笑对成与败,俯首痛饮解忧酒。欲将心事邀明月,秋风渐起满弓刀。但愿万家灯火旺,何惧铁甲战衣寒。最后,愿以一首近作为结尾:
 
 
北海公园五龙亭读书偶感
                                                         ——2015年春沙尘暴后
 
黄沙吹尽始现晴,春风翠柳拂碧潭。
旧时帝王赏月苑,而今寻常读书台。
提笔纵论天下事,仰天长啸少年狂。
                                          他年五龙若飞天,军旗漫卷斩鬼邪。
 
                                                                        况腊生
                                                                  二〇一五年七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