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哲学原理》书评

《法哲学原理》(Grundlinien Der Philosophie Des Rechts)是德国著名的唯心主义哲学家、德国唯心主义法学的主要代表乔治·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尔(Georg Wilhelm Friedr

06-19
首页 > 学界动态 > 正文

学界动态

"中国打假第一人":天价"极草"虫草素含量为零

1421 2014/12/9

  “极草含片”引来中国打假第一人质疑:王海称送检含片虫草素为零
  铺天盖地的广告下,钱报记者调查发现,“极草”不属保健品,不是食品,也不是药品
  价格远超黄金的“极草含片”
  你到底是什么
  杭州经销商称这是“试点产品”,监管部门已介入调查
  “冬虫夏草,现在开始含着吃”,随着这句广告语,一种“极草”产品开始广为人知,但并非所有人都能有机会消费,因为“极草”价格远超黄金。
  最近,这棵“极草”遇到了不小的麻烦,网络上遭遇大量质疑。号称“中国打假第一人”的王海更是拿出了检测报告:其中关键的“虫草素”含量为零。
  在浙江,“极草”销售点遍布所有地级市。但钱江晚报记者调查发现,天价“极草”,不是保健品,不是食品,也不是药品,甚至连经销商都无法说清楚“极草含片”到底是什么。
  昨晚,“极草”生产企业——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在答复钱江晚报的邮件中,声称“暂不便回复”,理由是“企业目前正处于上市前的缄默期”。截至昨晚钱江晚报记者发稿,杭州上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已经介入调查。
  工作人员称: 可抗癌、壮阳、抗衰 ,普通感冒吃吃就好了 。
  根据“极草”官方网站显示,在浙江各地级市,共有86个销售点,其中在杭州有19个,且大都设在星级酒店、商业综合体等场所。
  在销售的“极草”分为四种,至尊含片29888元(81片/盒),经典含片12639元(60片/盒),佳兑(虫草粉)4829元/盒,如意棒(虫草粉)3885元/盒。单克的价格超过黄金价格数倍。
  庆春路专卖店是“极草”在杭州的旗舰店。钱报记者以消费者的身份走入,工作人员也非常热情,对极草的作用更是赞不绝口,“抗癌,防癌”、“缓解高血压”、“提高男性功能”、“解酒护肝”……
  在杭州大厦C座地下一楼,也有一家“极草”销售点。工作人员更是表示这种产品可以治病。“可以提高免疫力,对肿瘤的治疗也有很好的辅助作用,小毛病例如普通的感冒,吃吃就好了。”
  在“极草”的宣传手册中,明确的标注:补肾壮阳、滋阴,对癌症预防和辅助治疗、肝病、肺病、肾病、血液病等……
  就在钱报记者咨询的过程中,只有零星的顾客咨询,并没有人下单购买,莫非是生意不好?工作人员笑了,“才不是呢!杭州市场卖得很好,我们老板正忙着开新店了。”不过在庆春路专卖店,已能感受到网络质疑的影响。不时有消费者来电质疑“极草”的真实效用,并要求提供厂家的证明。对此,工作人员表示:“我们也可以理解,毕竟花了这么多钱。”
  “极草”不是保健品,具体是啥销售商也说不清楚。
  虽说对效用赞不绝口,但对“极草”的叫法,销售点的工作人员都很谨慎。钱报记者一连三个问题,对方的回答是:“不是保健品,不是药品,不是食品”。
  保健品,应该有保健食品标志“蓝帽”,“极草”没有;药品,应该有药品许可证号,“极草”也没有;“食品”,应该有QS卫生许可,“极草”还是没有。所以,“极草”杭州销售人员强调“三不是”,为的就是避开相关法律规定。
  杭州启草商贸有限公司、杭州晟郎保健食品有限公司,都是“极草”在杭州的代理商。而消费者不惜高价购买的动力,就是“极草”宣称的各种神奇保健作用,但杭州经销商负责人自己却强调,“极草”产品其实不是保健品。
  “极草”产品到底是什么?杭州启草商贸有限公司负责人的原话:“它是青海省的试点品”。
  拿起一瓶“极草*经典含片”,外包装上并没有配料成分,唯一的许可证号为“青201000041”。
  钱报记者好一番打听,找到了“试点品”的出处:《青海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冬虫夏草纯粉片相关事宜的通知(青食药监办[2014]53号)》,称经批准认定青海春天的“冬虫夏草纯粉片是我省出产的冬虫夏草经加工制成的产品,作为我省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啥叫“试点品”?经销商自己也说不清楚,但他们认为既然青海当地有这样的文件,“极草”产品本身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昨天下午,杭州上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执法人员也第一时间赶到了“极草”在庆春路的旗舰店,并要求店家配合调查,提供书面证据,说明“极草”产品的真实成分。
  “极草”身份变来变去
  “极草”生产者称: 正处于缄默期,不便回复
  钱报记者调查发现,对于“极草”身份,似乎从它刚诞生就一直捉摸不定。
  一开始,“极草”是食品。2008年,“极草”以食品类产品许可证上市,当时产品外包装上显示为“青卫食证字(2008)第630000-400025号”。执法人员介绍说,从这个批号看来,“极草”应该是一种食品。
  但是,2009年卫生部的《关于普通食品中有关原料问题的批复》和2010年国家质检总局食品生产监管司的《关于冬虫夏草不得作为普通食品原料的通知》都规定,冬虫夏草目前不得作为普通食品原料使用。青海省卫生监督所也在2011年4月的时候发布公告,撤销了“极草”的食品批号,同时规定不得在产品包装上标注卫生许可证。
  后来,“极草”变成中药饮品。“极草”产品许可证号变更为了“青20100041”。对于这个既不是“食”字头,也不是“药”字头,亦非“健”字头的批号。对此,青海省食药监局解释为,依照2010年发布的《青海省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极草”就是属于中药饮片。
  再后来,极草成了“试点产品”。国家食药监总局的两次发文,否定了“极草”的中药饮片身份。2012年6月,国家食药监总局下发《关于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有关问题的通知》,指出冬虫夏草粉碎及压制成片不属于中药饮片炮制范畴。2014年7月18日,青海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改口”,把“极草”作为“试点产品”继续合法生产销售。
  一直在变的身份,也引起了执法部门的关注,杭州上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执法人员也对“极草”产生了很多疑问。如果您对已经购买的“极草”有疑问,可以向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举报,投诉热线为96317和96311。
  昨天下午,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在给钱江晚报的书面回复中称,“由于企业目前正处于上市前的缄默期,待公司度过缄默期,将向各关心企业发展的媒体进行全面的信息解答。”
  连线王海: 自己掏钱买了极草含片送检,检测“虫草素”成分为零
  这些在打假人王海看来,是一种逃避。“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企业,应该直面问题,实事求是。”
  昨天晚上,钱江晚报记者电话联系上了王海,他表示之所以关注到“极草”,也是一次偶然机会。“之前也看到广告,知道这个品牌,但都没太在意,这段时间,我上班的地方正好也开了一家销售店,我就开始研究了一下。”
  王海自己还掏钱购买了一盒2万多元的“极草”含片送到北京一家检测机构,检测“极草”的重要成分“虫草素”,结果显示为零。为此,王海分别以“销售不安全食品”、“夸大宣传”、“生产不安全食品”向北京、青海两地执法部门举报。“外包装上无保健食品认证标识(即小蓝帽)和保健食品批号,也无药品批号,这表明这一产品既非保健食品,亦非药品,而是普通食品。但这家企业本身就没有食品生产资质。”
  昨晚,钱报记者也注意到网上有文章对王海的打假提出质疑,直言《极草借壳上市频遭诋毁,背后或有黑手!》对此,王海说:“欢迎‘极草’来起诉我”。
  冬虫夏草有多神奇
  都说冬虫夏草好,但它到底含有什么特殊的成分,又能起到什么作用?浙江省中医院中药房主任钱松洋说,虫草并非商家宣传中的那么神奇,它是真菌感染昆虫形成的菌虫复合体,其中的菌为一种虫草菌类真菌。之所以价格高昂,是因为不能人工培养而过度采集所导致的“物以稀为贵”。
  “肾虚和肺虚的人群服用虫草会起到很好的滋补效果,虫草里含有多种营养元素,体质比较虚弱的人群吃些虫草能够缓解这种症状。”钱松洋说,但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吃虫草,他特别提醒五类人群不适合,未成年人、准妈妈、处在经期时的女性、脾胃功能虚弱的人群、对虫草本身过敏的人。
  “虫草中含有性激素,对于孩子来说肯定是不适合,这种激素同样对胎儿有不良影响,所以孕妇也不能服用,而过度服用会造成女性经期停滞” ,钱松洋说,所谓虫草过敏,主要是虫草中的异性蛋白质进入有些人体内会产生过敏症状,导致皮肤过敏,严重的还会引发哮喘。

【责任编辑 陈倩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