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哲学原理》书评

《法哲学原理》(Grundlinien Der Philosophie Des Rechts)是德国著名的唯心主义哲学家、德国唯心主义法学的主要代表乔治·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尔(Georg Wilhelm Friedr

06-19
首页 > 学界动态 > 正文

学界动态

华中科技大学普通法研究所工作年会在京举行

1151 2010/6/2

         2010年4月17日,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普通法研究所第二届工作年会在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举行。本届会议由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普通法研究所和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比较法与欧盟法研究所沟通举办,会议主题为“比较法背景下的中国普通法教育”。参加会议的代表超过30位,分别来自全国各地的法学院、立法机关、科研机构、律师事务所等。
      本次会议达成了以下共识:
      1.我们不仅应将普通法理解为一套规则、体系、原则、制度、理念,更应将之理解为一种方法,一种治理社会的基本模式,一种对社会进行治理的基本思路。相比较,后一种理解对中国法治建设的意义更大。
      2.与此相对应,今天中国的普通法教育不仅应涉及所谓的普通法“知识”,更应突出强调作为“方法”的普通法。
      3. 
      这种“方法”究竟是什么?马修·黑尔的话也许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这一点:我们很容易就一些宽泛的原则达成一致,比如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但一旦具体到具体的案件,分歧就会出现。换言之,当我们讨论抽象的法律原则本身时很少会有分歧,但一旦将此原则用来解决具体问题,分歧就会出现。这是法律与法律的适用之间的差别,是知识与方法之间的差别,而后者(如COKE所言)只有通过对案例的分析、学习、练习,才能掌握。
      4. 
      我们承认和赞赏何美欢老师在清华大学法学院所做的工作及其成效,但我们认为这种对于方法的强调应该“惠及”或扩及所有的法科学生,应该是每一个法科学生所必须具备的。因此必须采取措施将这种对于方法的学习在中国的法学院进行推广。为此,我们提出如下建议:专门开设法律推理方法方面的课程;使用中国的案例;对中国法学院的教师进行这方面的培训,以形成一套成熟的教学方法。当然,具体的实施方案还应继续讨论和完善;但更重要的是每个老师的有意识地亲身实践。
      5.我们认为,将法律适用于具体案件的方法不是普通法所独有的——尽管它比较擅长或注重——而是所有法律体系共有的,但传统中国“知难行易”的观念可能助长了法学院对于法律知识本身(知)的学习,而忽略了对于将法律适用于具体案件的“方法”(行)的培训。我们现在所需要做的就是,加强对法科学生“方法”方面的培训,实现“知行合一”。
      6.我们认为,对这种方法的掌握绝不应该仅限于所谓的“精英阶层”,而应扩及所有的法科学生。只有经过这种方法的培训,每一个法科毕业生才能真正成为一个理性的、成熟的、有着健全心智的人,才会真正为这个社会、为这个法治成长起到更重要的作用。在这个意义上,普通法对于民族的精神气质具有型塑作用的结论得到了印证。我们认为,普通法就是普通人的法律、普通人的规则,普通法最注重的正好是最大多数人,而不仅仅是精英——虽然其形成的过程是精英和平民的结合。所以,我们必须注重对这种方法的培训,使之成为每个法科学生本能的一部分,从而实现对每一个法科学生甚至是对社会民众人格、精神气质的培养。
      7.我们希望,下一次的相关讨论是关于彼此是如何进行普通法方法教育的,有什么样的成果,从而使我们今天的讨论更加具体深入。

                                  (转载自普通法研究网,编辑/邓陆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