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哲学原理》书评

《法哲学原理》(Grundlinien Der Philosophie Des Rechts)是德国著名的唯心主义哲学家、德国唯心主义法学的主要代表乔治·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尔(Georg Wilhelm Friedr

06-19
首页 > 名作佳文 > 正文

名作佳文

中华法系立法之演进(二)

1340 2010/7/16

六、中华法系之特质
    中国因现实环境暨所持政策与外国不同,故历来立法,亦有其特异之点,兹分述如下:
    (一)为农业生活法系——故保护农业之规定甚详;(见前中华法系立法之背景节)
    (二)为家族单位之法系——故保护家庭和平及统一之法规甚发达;(见前中华法系立法之核心);
    (三)为民本主义之法系——国以民为本,立法所以齐民,纳民轨物,故向来单纯拥护君权及特殊利益之规定甚少;
    (四)非宗教法系——因民本主义之表现,与他种法系如印度法系、回回法系、暨古代之希腊,现时之阿拉伯等国法律之以教皇僧侣操持法权者,迥异其趣;
    (五)富有社会主义色彩之法系——如“尽人之力,尽地之利”,为我国法律之神髓,富源之分配,为我国社会独具之特长,而“各尽其能,各取所需”之社会主义条件,尤为向来立法之理论基础;
    (六)质地纯洁之法系——汉唐有西方佛教之传人,元清有异族之统治,无法律一仍其旧,为参加任何杂素,绝不混化他种法系之血液,亦非寄生他种法系之中,乃始终独立的纯洁的支持其生命。
七、中华法系之转变
    人类生活,逐渐进化,生存组织,由个人而血族团体,而国家,生存形式,由即时消费而储蓄而役使,均起重大变革。因而法律思想之变迁,亦由个人主义而家族主义而社会的立法,随各时代而变迁;盖生存组织,与生存形式,既生不同,传来法律,即穷尽应付,不得不作相因之转易,唯社会制度之变迁,较迟于社会生活形式之转易,现在之社会制度,原为救济过去社会制度之失,未来社会制度,则又为救济现在社会制度之穷,新陈代谢,嬗递无已,其变更之途径,或由平和之手段,潜移而默转,即为维新;或需非常之手段,除旧而布新,即为革命;
    我国法律,自上古迄亡清中叶,立法之理论基础,一贯不变,固有维系不敞之道,其概略已如前述,自海通以后,欧风东渐,保障人权之说日张,权利义务之界大明,社会经济日渐发达,物质文明尤突飞猛进,我国旧日法制,因缺乏科学之研究,不足以应世变,乃思藉他国法系以补充之,而法律思想一遍;
欧战以后,世界经济变迁剧烈,社会现状偏倚日甚,平民生活之困难,階级门争之防止,昔日以个人主义为根据之法律,至今日乃不能不趋向于社会本位,各国新订法制,多趋于社会化,契约多超于集合化,流风所播,我国亦不能自外斯例,法律思想又一变;
    国府肇与,秉孙中山先生之遗训,以范围群纶,基此理论而确立各法之最高原则,凡地权之平均,资本之节制,男女平等之原则,农工地位之改善,均应用之以订立民法总则债物权亲属继承各编,及土地法劳工法工厂法等,即现时颁行之新刑法,亦以保育民族,发扬民权,维护民生为最高目的,较已废止之旧刑法,颇多革进,以适应时变;故中国法律在近数年来,又变革其动向,立法原理,较之以前立法,不可同日而语!
八、中华法系立法嬗变之理论基础
    (一)时间性  法律为解决时代之事物,时代不同,发生事物之条件与原因,亦随之不同,则解决事物之法律,常连带改革,一时代之法律,决不能解决另时代之事物,因各时代均有特殊之环境,发生特殊之事物,即或偶有共通之处,唯在共通性中,必有特殊者在,故一时代之法律,不必适用于他时代,正与同一性质之药物,不能医治性质不同之疾病,其理相同;
    中国过去之法律,因袭成规,拥护专制,排斥新理想新事实之适应,虽在当时或能适合,但现时文明进步,人权发达,无庸君主之专政,过去之法典,自成时代之陈迹;法律应与时代并进,法律而背于时代,则方凿圆枘,格不相容,直接影响国家安宁,间接阻碍社会进化,时代既在革命过程中,突飞猛进,法律亦随之改革;当欧战前,各国为争自由平等引起政治革命,却未能影响法律之保守性,如法国三次大革命?虽扫荡民主之专制,终不能撼动罗马法固有之精神,故再引起社会革命,迄今仍在经济纠扰中,故立法事业,首先应打破“因袭观念”,紧随时代之轨迹,但亦不能忘思躐等,梦想将来实现之大同世界时代观念,既不容拘泥旧说,复不可专鹜新奇,必须立于民族利益基础上,保障以民族精神民权思想民生幸福为中心之一切新组织事业,乃能蔚成革命时代之立法,其立法本旨,殆皆以此为职志也。
    (二)空间性  法律须适应国情,以国家情状为图案,以社会环境为材料,不同之地理,而施行统一法律,恒有削足适履之现象,满清变法,敦聘外籍专家,翻译外国法律,编订各种法典草案,因袭大陆法系个人主义之法律,不顾及我国特殊环境,历史上独异之沿革,实无足创造我国法律之新生命,现时实行之各法,虽多参考欧陆先进国家之成法,而折衷损益,煞费苦心,要皆以国情民习为准则,公平正义为依据,有令人民遵守之可能,切合社会实际之需要,不失为形成中华法系之雏形。
    (三)社会性  个人在社会上,应对于社会履行其义务,同时并须发展自己之才能品格,以便履行对于社会最大限度之义务,盖个人之上,尚有社会与民族国家之公共目的,个人在社会上之地位,由于社会承认他是一份子而来,个人在法律上之权利义务,由于保障社会之公共利益而附带存在,故社会之共同利益,常优越于个人自己之利益;我国历来法律,以家族为单位,与各国之以个人为本位者,固已大异其趣,而以整个社会为观点,尚不免稍嫌狭隘,故现时立法方针,处处以社会全体利益为前提,其具体之原则:为1、关于人民生命之安全,公众身体之健康,为社会生活所必需之条件,法律应予保护;2、凡增进社会国家公之职业文化各团体,法律应予鼓励;3、关于社会经济进展的基本要件,如财产之交易与使用。生产之调节与管理,科学发明之鼓励与保障,法律均应加以规范;4、一切天然财源之使用与保存,社会上残废疾病及鳏寡孤独之教养,法律应予保育;5、合理之言论出版自由,及美术之进化。法律应予促进。6、关于道德之培养。即有利于社会公共生活之行为。(即道德),法律应予容受,违反公共利益者(即为不道德),法律应予干涉。
    (四)民族性  中国民族夙主“仁”“义”,以“济弱扶倾”为人伦之大纲,故立法之准则,亦以保护弱者为对象,此条理生于我国伦理观念中,形成我故民族固有之特性,灌输之于法律,成为中华法系之基础,现行各法。颇多表现者:如1、乘人急迫轻率或无经验贷以金钱或其他物品,而取得与原本不相当之重利者,应处刑罚(刑法三四四条);2、股份有限公司股东表决权代理权加以限制(公司法第一二九条),3、耕地之同一承租人,继续耕作十年以上,其出租人为不在地主时,承租人得依法请求征收其耕地(土地一七五)(注)(土地即土地法;下仿此),4、地价不得超过耕地正产物收获总额千分之三百七十五,约定地租超过者,应减为千分之三百七十五,不及者,依其约定,出租人不得预收地租,并不得收取押租(土地一七七);5、承租人不能按期支付应交地租之全部而先以一部支付时,出租人不得拒绝收受(土地一七九);6、依不定期限租用耕地之契约,严定终止之条件(土地一八零);7、收回自耕之耕地,再出租时,原承租人有优先承租之权,自收回自耕之日起,未满一年而再出租时,原承租人得以原租用条件承租(土地一八四);8、出租人对于承租人耕作上必需之农具、牲畜、肥料及其农产物。不得行使留置权(土地一八五);9、因地方发生灾难,或调剂社会经济状况,得就关系区内之土地,于灾难或调剂期中,免税或减税(土地三二八);10、无行为能力人或限制行为能力人,不法侵害他人权利时所负相当之赔偿责任(民一八七)(注)民即民法;11、受雇人因执行职务所生之不法侵害行为,应与雇用人连带负担(民一八八);12、约定利率逾周年百分之二十者,债务人于一年后得随时清偿原本,此权利不得以契约除去或限制(民二零四);13、约定利率超过周年百分之二十者,债权人对于超过部分之利息,无请求权(民二零五);14、债权人不得以折扣或其他方法巧取利益(民二零六),15、利息除一定情形外,不得滚入原本再生利息(民二零七);16、损害之发生或扩大,被害人与有过失者,得减轻或免除其赔偿金额,重大之损害原因,为债务人所不及知,而被害人不预促其注意,或怠于避免或减少损害者,为与有过失(民一二七);17、损害非因故意或重大过失所致者,如其赔偿致赔偿义务人之生计有重大影响时,得减轻其赔偿金额(民二一八);18、事件非予债务人以利益,其过失责任,应从轻酌定(民二二零);19、债务人缺乏经济能力时,得分期偿还或展期偿还(民三一八);20、未定期间之租赁及雇佣契约终止时,须从利于承租人或受雇佣人之习惯(民四五零及四八八);21、耕作地之承租人及永佃权人,因不可抗力致其收益减少或全无者,得请求减少或免除租金(民四五七及八四四)等;均为“济弱扶倾”观念之具体表示,以保护经济上能力上之弱者。
九、中华法系立法与欧美各国立法之异点及嬗变前后之比较
    中华法系现时立法观念,与欧美各国不同,因欧美立法基础,以个人为本位,根本上认个人为法律之对象,二十世纪以来,虽移至社会单位,然亦不过于社会共同福利最低限度内,抑制个人自由,忽略社会全体利益,较之我国从前家族主义之法律制度,殊觉落后,因我国立法,夙以一家族团体为立法之出发点,其团体之权成,较现代社会为稍狭耳,而吾人犹对之不满,进而以整个民族利益为基础,况以个人为单位之法律制度乎?至于改造性思想占优势之苏俄,虽以社会为单位,然误认社会生存关系为阶级对立关系,而昧于社会生存关系乃连带关系,须以整个社会为单位,决不能分化社会,以任何阶级为其单位,因之上述欧美两种法律观念,均不能适应于现代社会,与中华法系之以民族为基础以连带之社会生存关系为其立法精神者,不相吻合,乃异于欧美的法律制度,而独自形成法律的新趋势;
    中华法系自鼎革命以来,因世界潮流之澎湃,国家政策之转变,民权思想之发达社会生活之进展,立法观念,与前形成显著之不同,从前制礼立法,全立于家族制度之基础上,现时立法乃立于民族利益之基础上,不同者一,以前立法,不免维系君主专制,而现时立法,不独维护人民之利益,且以保护民族精神民权思想人民幸福为中心之一切新组织,不同者二;从前立法注意于农业社会,家族经济;而现时则注重于农工并进之民族经济,不同者三;以前立法,公法与私法相混,简直公法容纳私法,不适于现时代之需要,现时不独将公法与私法分清,且将法之基础置于民族之上,不同者四;有此四者,是以中华法系现时立法,与历来立法截然不同。
十、结论
    法律之进化,既应与社会之进化,成为正比例,则维持社会生存之条件变更,要求生存之形式,亦宜随之转换,中华法系现时立法,固堪为现时整个社会问题谋解决;但现实社会,不久又将成为过去,当初适于社会之法律,于社会变更后视之,即成为落伍品,则进一步之求改革,自属要务;
    革进之标准:“救国”“建国”“治国”之最高原则,以达到中国自由平等为效用,于畅遂民族生存、国民生计、社会生活、民众生命各种复杂关系中、企图国民人格权、生存权、劳动权之确保;而其前提要件:第一,应谋社会之安定,第二,应谋经济事业之保养发展,第三,应求社会各种实际利益之调节平衡,本此三大原则,逐渐革进各种法律,庶乎中华法系立法,常为富于创作性改造性之规范,而成社会生存进化之极则。(完)

    本文仅对原文作技术性核对工作,不作任何有损原意的改动,为便于现代人阅读,原书繁体字一律改为简体,原书部分地方无标点符号或标点符号不符合现在习惯的,一律代之以新式标点符号,原书部分地方无段落的,根据句意适当分段,原书为竖排者一律改为横排,原为“如左”“如右”之类的用语,相应改为“如下”“如上”等,原书个别地方有舛错的,酌加改正。其他一律尊重著者原意,不加删改。

                                                                    (整理/张靖   编辑/吴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