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哲学原理》书评

《法哲学原理》(Grundlinien Der Philosophie Des Rechts)是德国著名的唯心主义哲学家、德国唯心主义法学的主要代表乔治·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尔(Georg Wilhelm Friedr

06-19
首页 > 民族法文化 > 正文

民族法文化

从少数民族基本文化权利看我国清真食品管理法律制度

2281 2010/12/16

                                                            田  艳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北京,100081)
 
      摘要:我国现行的关于清真食品管理方面的法律规定主要集中在清真食品行业的准入规定、清真食品行业经营设施的规定及对清真食品宰杀的规定等。这些规定存在着各地立法不统一、管理主体不明确和管理手段过于单一等问题。文化权利在国际人权体系中构成特定的类别,其中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少数民族保持其传统生活方式的权利(《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7条),本文将其称为少数民族基本文化权利。少数民族食用清真食品的权利不仅是少数民族的经济权利,也是少数民族基本文化权利的重要内容之一。从这一视角出发,我国现行的清真食品管理法律制度应在全国性立法的创制与实施、企业社会责任的加强等方面进一步完善。
      关键词:少数民族;基本文化权利;清真食品;企业社会责任。
Chinese Islamic food regulation at the direction of fundamental Cultural Right of Ethnic Minorities
Tian Yan
(law school of central university for nationalities,Beijing,100081)
      Abstract: Chinese present Islamic food regulation is mainly trade entrance, management facilities and slaughter. There are some questions exist on these regulation, for example, disorder of some regions’ regulation, uncertain management subject, simple management measures, and so on. Cultural rights is a special sort in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system. A important aspect of cultural rights is that minorities keep their traditional character, which is regulated on Art 27 of ICCPR and named as fundamental cultural right of ethnic minorities. The right that ethnic minorities eat Islamic food is the important content of fundamental cultural right of ethnic minorities. From the viewpoint, we should perfect Chinese present Islamic food regulation, including the creation and execution of national legislation and enhancement of enterprises’ social responsibility.
      Key words: ethnic minorities; fundamental cultural right; Islamic food; enterprises’ social responsibility.
 
      中国已经制定了多个关于清真食品管理方面的地方性法规、规章等规范性文件,这些立法可谓是各具特色,但法律效力的层级相对较低。为切实保障信仰伊斯兰教民族的风俗习惯,维护民族团结,中国正在制定专门的《清真食品管理条例》,从而把清真食品的管理纳入法制化轨道。国家民委代国务院起草《清真食品管理条例》已经列入了“十五”(2001—2005年)期间的立法规划。日前,国务院法制办对国家民委报送的《清真食品管理条例》(送审稿)向35个部门及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征求意见。据悉,截至2007年8月底,有19个部委和22个省、区、市法制办提出了具体修改意见。下一步,国家民委将配合国务院法制办协调有关部门并进行调研,对《清真食品管理条例》(送审稿)再做进一步修改。[1]本文将从少数民族基本文化权利保障的视角来探讨一下我国清真食品管理的相关法律制度。
      一、清真食品的定义
      广大穆斯林群众必然遵从《古兰经》和《圣训》中关于饮食禁忌的规定,在我国习惯上把回、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乌兹别克、撒拉、东乡、保安、塔塔尔、塔吉克等10个信仰伊斯兰教的少数民族穆斯林能够食用的各类食品统称为“清真食品”。“清真食品”即 “符合伊斯兰教法规定的、伊斯兰教法允许的可食用的食品”,即广大穆斯林群众可食用的食品。1996年,在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共同举办的第24届食品标签法典委员会会议上,对《清真术语使用指南草案》进行了讨论。草案中明确提出:清真食品意为被伊斯兰律法许可并且不含有或没有不符合伊斯兰律法的物质组成;没有被不符合伊斯兰律法规定的用具或设施处理、加工、运输和储存过;在处理、加工、运输和储存中没有接触过不满足以上条件的食品。
      即使这些民族中的少数成员并不信仰伊斯兰教,但食用清真食品则已成为这些民族所有成员独特的风俗习惯。因此,保障这些少数民族群众食用清真食品的权利是我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重视的基本问题,并且制定了许多具体的管理法律制度。即使在大革命时期,党在广州举办的全国农民运动讲习所内,就专门设有回民餐厅;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给回族指战员多的部队和各个回民支队专门请阿訇宰牲,等等。可见,我国党和政府保障广大穆斯林群众食用清真食品的权利是有优良的历史传统的。
      二、我国现行的清真食品管理法律制度概述
      (一)立法层面
      1.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重视清真食品问题,一直是党和国家民族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民族平等和民族团结的重要内容。在《共同纲领》和历届宪法中都有明确规定。中国现行《宪法》序言中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全国各族人民共同缔造的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平等、团结、互助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已经确立,并将继续加强。在维护民族团结的斗争中,要反对大民族主义,主要是大汉族主义,也要反对地方民族主义。国家尽一切努力,促进全国各民族共同繁荣。第4条中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族一律平等。国家保障各少数民族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维护和发展各民族的平等、团结、互助关系。禁止对任何民族的歧视和压迫,禁止破坏民族团结和制造民族分裂的行为。国家根据各少数民族的特点和需要,帮助各少数民族地区加速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者改革自己的风俗习惯的自由。这些规定是清真食品管理立法的依据。
      2.国家的相关法律规定。如《民族区域自治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食品卫生法》、《商标法》、《广告法》、《反不正当竞争法》以及《监狱法》等法律中,都有关于各民族要互相学习,互相帮助,互相尊重语言文字、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以共同维护国家的统一和各民族团结的条款。其中的一个重点就是保障穆斯林群众食用清真食品的权利。
      3.部门规章。如1978年,财政部、国家民委、国家劳动总局发布“关于妥善解决回族等职工的伙食问题的通知”指出,对少数民族长期历史发展中形成的生活习惯,应予尊重,而不能有任何歧视。并要求有吃清真食品的少数民族职工的单位应设专灶、食堂或备有专门灶具,以解决他们的膳食。1980年商业部发布“关于回族等食用牛羊屠宰加工问题的通知”要求:应当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更好地贯彻落实党的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他们食用的牛羊肉应由阿訇屠宰。1989年中国民航、交通部等相继发布了关于作好对信奉伊斯兰教各少数民族旅客用餐工作的通知。2000年教育部、国家民委联合发布了关于在各级各类学校设置清真食堂、清真灶有关问题的通知。
      4.地方性法规等规范性文件。如《宁夏回族自治区清真食品管理条例》、《南京市清真食品管理条例》、《齐齐哈尔市清真饮食管理规定》等。此外,中国部分省市所制定的少数民族权益保障条例或散居少数民族权益保障条例也对此做出了概括性的规定。
      (二)实施层面
      前述关于清真食品的相关立法中规定了清真食品管理的制度与措施,主要集中在如下几个方面:
      1.清真食品行业的准入规定
该项规定的整体精神是一致的,但还是有一定的区别。多数规范性文件中都规定,个人生产、经营清真食品的,必须是具有清真饮食习惯的少数民族。对于企业经营清真食品的规定,则有一定的差别,有的规定:企业负责人中有具有清真饮食习惯的少数民族公民的企业才可以经营清真食品,例如《山西省清真食品监督管理条例》;有的规定:生产、经营清真食品单位的主要负责人、采购人员、保管人员和主要烹饪人员,以及一定比例的制作工人应当是具有清真饮食习惯的少数民族,例如,《银川市清真食品管理规定》。同时必须取得《清真食品生产经营许可证》,还须向当地政府民族事务管理部门申请清真标志牌。
      2.清真食品行业经营设施的规定
清真食品的生产工具、运输车辆、计量器具、储藏容器和生产经营场地必须专用。非专业清真食品商场、商店设置清真食品专柜,应当有穆斯林民族的人员参加经营管理,其经营人员不得与非清真食品经营人员混岗。清真食品与非清真食品应当分柜存放、分开销售。清真食品包装物,不得有穆斯林禁忌的文字和图案,不得将清真食品包装物出售或转让给非清真食品生产经营者使用。
      3.对清真食品宰杀的规定
      清真食品生产经营者使用、销售的牛、羊、鸡、鸭等肉类,必须由专门的清真屠宰点的屠宰人员按照清真屠宰畜禽的要求宰杀;外出采购的已宰杀的畜禽,应当有采购地的民族事务管理部门,或伊斯兰教协会或清真寺管理委员会出具的清真屠宰证明。
从上述清真食品管理的相关立法及制度实施的论述可以看出,我国现行的清真食品管理法律制度存在着如下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
首先,各地立法不统一。对于清真食品行业的准入规定不一致,容易造成清真食品行业准入方面的法律规避现象的发生;法规名称不一致,有的强调管理,有的强调监督;重复立法,具体体现在有的地方已经有省级的清真食品管理方面的规定,其下面的市还要重复制定同样的市级的管理规定。
      其次,管理主体不明确。清真食品的管理部门应是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还是民族工作部门缺乏相关的规定,管理职权没有很好地落实,这就造成了实践管理工作中“谁都管,又谁都不管”的矛盾。
再次,管理手段过于单一。从各地关于清真食品管理的相关规定中可以看出,违反相关规定的法律后果只有行政处罚和刑事责任两种,缺乏积极的引导措施,不适合目前清真食品行业发展比较滞后的现实。
      三、少数民族基本文化权利
    《世界人权宣言》第25条规定,人人有权享受为维持他本人和家属的健康和福利所需生活水准,包括食物、衣着、住房、医疗和必要的社会服务在遭到失业、疾病、残废、守寡、衰老或在其他不能控制的情况下丧失谋生能力时,有权享受保障。《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第11条规定,本公约缔约国承认人人有权为他自己和家庭获得相当的生活水准,包括足够的食物、衣着和住房,并能不断改进生活条件。……该条蕴涵了这样的基本精神:食物权、衣着权、住房权都是最重要的经济权利之一。少数民族食用清真食品的权利是少数民族最重要的经济权利,即食物权。在这一问题上,学者是能达成共识的。本文试图从少数民族的基本文化权利的角度来进一步探讨这个问题。
      (一)少数民族文化权利的定义
      《世界人权宣言》第27条规定,人人有权自由参加社会的文化生活,享受艺术,并分享科学进步及其产生的福利。人人对由于他所创作的任何科学、文学或美术作品而产生的精神的和物质的利益,有享受保护的权利。该宣言目前已经成为人权方面的国际习惯法,作为对该宣言精神的落实,《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第15条规定,本公约缔约国承认人人有权:参加文化生活;享受科学进步及其应用所产生的利益;对其本人的任何科学、文学或艺术作品所产生的精神上和物质上的利益,享有受保护的权利。本公约缔约国为充分实现这一权利而采取的步骤应包括为保存、发展和传播科学和文化所必需的步骤。本公约缔约国承担尊重进行科学研究和创造性活动所不可缺少的自由。本公约缔约国认识到鼓励和发展科学与文化方面的国际接触和合作的好处。该条规定是文化权利概念的主要法律渊源,作为该条规定的补充,《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7条的规定,在那些存在着人种的、宗教的或语言的少数人的国家中,不得否认这种少数人同他们的集团中的其他成员共同享有自己的文化、信奉和实行自己的宗教或使用自己的语言的权利。这是对少数人文化权利的特殊规定。
      毫无疑问,从国际人权法的角度,文化权利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少数人群体(包括少数民族)保持其固有生活方式及文化特性的权利,即在这个问题上,目前国内学者的观点是比较一致的,这一权利可以定义为提供适当方法,包括差别性待遇,以使少数人有别于人口大多数人的特征和传统得以保留,确保少数人的权利得以实现,并在尽可能的程度上与大多数人享受同等的条件。对于广大的穆斯林群众,食用清真食品就是他们有别于我国大多数人口的特征和传统,我们必须重视穆斯林群众的这一权利,这是穆斯林群众文化权利的重要内涵。因而,政府有义务采取包括加强对清真食品的法律管理在内的各种措施以保障穆斯林群众食用清真食品的权利的顺利实现。这是我国政府履行两个人权公约义务的需要,也是保障宪法规定的我国公民的基本权利的需要,加强对清真食品进行管理的相关立法是其中的重中之重。
根据一般的法治理论与平等原则,从外延上说,少数民族的文化权利应包含在公民的文化权利之中。《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第十五条中规定的文化权利的内容为每个公民所享有,当然包括少数民族成员在内。但是,如果仔细比较二者的内涵,少数民族由于其相对于普通公民而言的弱势地位,其文化权利具有天然的特殊性,即保持其文化特性以及固有的生活方式的权利,这又是普通公民所不具有的。概言之,从一定意义上讲,二者是一般与特殊的关系。
      (二)少数民族基本文化权利的定义
      通过以上对国际公约中关于少数民族文化权利的概念的分析,本人认为,根据相关的国际公约以及中国《宪法》第47条的规定,少数民族文化权利包含少数民族成员作为一个普通公民所享有的享受文化成果的权利、参与文化活动的权利、开展文化创造的权利以及对个人进行文化艺术创造所产生的精神上和物质上的利益享有受保护权;《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7条确认了少数民族享有自己的文化、信奉和实行自己的宗教或使用自己的语言的权利。前者是少数民族个人的文化权利,后者既是少数民族的个人文化权利又是少数民族的集体文化权利,这种权利不仅意味少数民族成员个人发明创新及享受更多文化成果等权利,而且意味着少数民族个人坚持自己的文化的权利,即个人出生时所在群体的文化、个人生活环境的文化和个人认同的文化的权利。穆斯林群众食用清真食品就是他们享有他们文化的一个重要体现。
其实,前述的少数民族文化权利的两个方面又不是可以截然分开的,它们是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的,这是因为:
      首先,少数民族所进行的文化活动与创造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植根于其传统文化的,少数民族保持自己的传统生活方式是其参与文化活动和开展文化创造的一个重要前提,类似穆斯林群众食用清真食品这样的活动本身就是这些少数民族在享受自己的文化成果。
      其次,少数民族“对个人进行文化艺术创造所产生的精神上和物质上的利益享有受保护权”这项权利主要由知识产权法加以规定,而知识产权法也是保障少数民族文化权利的一个重要手段。从保护措施上看,前述的少数民族文化权利的两个方面也是有共通之处的。
      鉴于本人的能力以及本文的篇幅限制,本文仅探讨的少数民族文化权利中的基本文化权利,因为其与少数民族食用清真食品的权利密切相关,主要指中国内部的各个少数民族集体保持其传统生活方式[2](P72)的权利,这是因为传统生活方式在人们的整个文化中居于核心地位。毫无疑问,对于我国的广大穆斯林群众而言,食用清真食品是他们传统生活方式的重要内容之一,因而,保障穆斯林群众食用清真食品的权利同样应成为保障他们基本文化权利的题中应有之义。
      四、少数民族基本文化权利视角下的清真食品管理法律制度的完善
      (一)立法方面
      1.关于宪法的修订
      由于我国已经签署并批准了《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已经签署并正在准备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无论是从加强对中国少数民族文化权利保障的角度,还是中国政府履行国际人权公约所确定的义务的角度,中国都应该加强对文化权利保障的立法,尤其是少数民族基本文化权利保障的立法。这样,就可以更好地保障少数民族的基本文化权利,包括穆斯林群众食用清真食品的权利。随着我国经济及社会发展水平的提高,以及公民对文化需求的日益高涨与对文化权利的重视,文化权利是一项重要的人权,应成为我国宪法中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因此,全国人大再进行宪法修订时,应将文化权利增加为公民的基本权利。这里面的一个需要特别强调的方面就是少数民族基本文化权利,其中包含着穆斯林群众食用清真食品的权利。
      2.《少数民族基本文化权利保障法》的创制
      少数民族文化权利是人权的很重要的一个方面,但本人认为,我们仍然没有必要单独地制定《人权保障法》,[3](P338-367)这是因为,人权保障法无法与宪法进行协调,该法所保障的权利与宪法权利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公民权利、政治权利与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存在重大的差别,不适合规定在同一部法律中。中国现行法律中有很大一部分已经对国际人权公约中规定的权利进行保护,人权保障法与这些法律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因而,中国应该修改一些现有的立法,使其与国际人权公约相符合;对于公约中要求保障的权利,但中国没有相关立法的,应加紧这些法律的立法进程。
      文化权利对于保持文化认同是必要的,这些认同通过历史、传统、语言、宗教和社会实践表现出来,并传递给后代。为文化权利立法将有助于保护传统知识、语言、信仰和实践,并限制没有授权的使用或对艺术作品、音乐、舞蹈、宗教雕塑、传统医药等的复制。[4](P160)对于少数民族传统文化而言,由于中国已经有一些相关立法,像《文物保护法》及其实施条例、即将制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知识产权方面的相关立法以及《世界版权公约》、《保护表演者、录音制品录制者及广播组织公约》、《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口、出口和转让文化财产所有权公约》、《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等专业性公约中。因而,鉴于目前国际和国内的立法状况,也没有必要重新制定一部《文化权利保障法》。
      2005年10月20日通过的《保护与促进文化表达多样性公约》摒弃了由国际组织依其制定的标准判断某文化遗产是否亟待保护的做法,改为由缔约方自行判断,即各缔约方有权确定其境内的哪些文化表达处于濒临灭绝、面临灭绝的威胁或其他亟待保护的状态,从而在相关资源的获取方面采取特别措施。[5](P8)对于少数民族在文化权利保障方面的特殊问题,由于没有相关立法进行调整,应该及时制定《少数民族基本文化权利保障法》,该法应成为《民族区域自治法》的配套立法,配合《宪法》以及《民族区域自治法》的实施。该法中应规定这样一些内容:少数民族基本文化权利的主体、客体和内容;政府在少数民族基本文化权利保障方面的职责,特别是财政扶持措施;促进少数民族在涉及其文化的决策方面的有效参与;少数民族基本文化权利保障的救济措施;因经济建设或公共决策影响少数民族基本文化权利的实现时的利益补偿措施;少数民族基本文化权利保障方面的国际合作;等等。
      3.关于《清真食品管理条例》的制定
      该条例的重要内容之一是清真食品的经营权问题,即谁可以从事清真食品的经营活动。广大穆斯林群众可以经营清真食品是毫无疑问的,该问题说到底就是“其他民族的群众是否可以从事清真食品行业”的问题。如前所述,目前各地的规定非常不统一,有的规定得非常具体,有的规定得比较原则,这一重要问题需要结合我国清真食品行业状况及广大穆斯林群众的愿望在该条例中予以明确规定。
      从目前的情况看,作为《少数民族基本文化权利保障法》在清真食品方面的实施,主要应体现在政府对清真食品产业的扶持措施与管理措施上,但以前者为主。从清真食品行业的发展状况看,象伊利集团这样的龙头企业少,知名品牌少,产业化程度低,这些企业与其他行业的企业相比处于弱势,因此,政府必须通过政策和资金倾斜来促进清真食品行业的发展,比如降低经营的税费、贷款上的扶持、技术上的帮扶等。
      清真食品加工行业有着独到的传统加工工艺,生产加工的食品具有民族特色,并且各地的清真食品又都有自己的特色,受到世人称赞。对于传统的一些清真食品的制作方法可以通过传统知识来进行保护,而对于在清真食品领域的其他创新性活动,则可通过知识产权法来进行保护。
      同时,在食品安全日益成为政府与百姓关注的热点问题的今天,我们更应该特别重视清真食品的安全问题。对于一些生产经营者擅自加工、生产、出售不符合清真食品要求的假冒“清真”食品,引起穆斯林群众的不满的现象必须从清真食品安全的角度给予高度重视。山东阳信事件以及其他的发生在全国的因清真食品安全问题而引发的事件的教训是极为深刻的。
      以上这些内容都适合规定在《清真食品管理条例》中,因为行政法规与法律相比最大的优势就是它的灵活性,有利于政府结合清真食品行业发展的状况及时调整相关的政策与措施。
      (二)实施方面
      1.相关管理规定的落实。关于清真食品行业的具体管理规定包括:该企业或个体工商户是否具有工商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清真许可证;环境卫生、工作间卫生、工作人员卫生及健康状况是否符合清真标准及其他相关标准;相关管理法律制度是否齐备;经营人员及其他相关工作人员是否适格;鲜肉的屠宰票和检疫票是否齐备,其他清真食品是否具有正规渠道来源的票证;各种仪器设备是否印有或贴有清真字样专用标识。具体的管理部门必须重视加强前述规定的落实与实施,这是解决目前存在的一些违法现象的基本要求。
      2.加强企业的社会责任。一般认为,企业社会责任是指公司或企业承诺通过贡献于提高员工及其家庭、当地社区以及整个社会的生活质量来支持可持续的经济发展。具体来讲,就是通过努力,在公众中确立一种积极的声誉,在有益于公司利益相关者的同时创造出一种竞争优势。这就要求公司从仅仅关注赚取利润到将包括经济的、环境的和社会的责任纳入他们的核心经营战略之中。[6](P36)事实上,对少数民族食用清真食品的权利侵犯的最大可能来自于企业,企业是社会的产物,作为一个社会“人”,企业占有社会上大部分的资源,相应地,也必须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承担尊重少数民族基本文化权利方面的社会责任有利于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因而相关的公司或企业必须认识到遵守国家关于清真食品管理方面的规定有利于企业的长期利益和长远发展,同时也增强了企业自身对员工的凝聚力。
 
参考文献:
[1] 国家民委网站。
[2]生活方式是主体凭借一定的社会条件把生命纳入一定的文化模式而呈现的稳定的活动,活动的内容可以划分为四个方面,即劳动生活方式、物资消费生活方式、社会政治生活方式和文化娱乐生活方式,参见高丙中、纳日碧力戈等.现代化与民族生活方式的变迁[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97.
[3]莫纪宏.国际人权公约与中国[M].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05.
[4]Anura Goonasekera, Cees Hamelink,Venkat lyer.cultural rights in a global world[C].Singapore: Eastern universities press,2003.
[5]唐广良.可持续发展、多样性与文化遗产保护[J]. 见:郑成思,编.知识产权文丛(第13卷) [C].北京:中国方正出版社,2006.
[6]毛海强、姚莉萍.公司社会责任CSR:人力资源管理的新领域[J].武汉冶金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5,(2).
 


作者简介:田艳(1975—),女,黑龙江桦川人,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讲师,法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民族法学,人权法学。 该文是中国法学会2008年部级法学研究课题《传统文化产权制度研究》的阶段性成果之一,课题编号D08034。

分享到: